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欧盟进入最困难时刻,“新手”罗马尼亚如何带好班?

【组图】欧盟进入最困难时刻,“新手”罗马尼亚如何带好班?

时间:来源:

原标题:欧盟进入最困难时刻,“新手”罗马尼亚如何带好班?

原标题:欧盟进入最困难时刻,“新手”罗马尼亚如何带好班?

罗马尼亚总统呼吁欧盟保持凝聚力

1月10日,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职务启动仪式举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界面驻德国特约记者 钱伯彦 陈英

本月起,东欧国家罗马尼亚从奥地利手中接任为期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这也是自2004年该国加入欧盟以来首次担任轮值主席国。这半年也是欧盟史上最艰难的时刻之一,“新手”罗马尼亚将面临英国脱欧、财政框架、移民危机以及周边安全等一系列棘手问题。

同时,与另外两个同样初次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爱沙尼亚和保加利亚相比,国内政局动荡的罗马尼亚在能否胜任的问题上遭受的质疑声就显得尤为突出。

欧盟vs罗马尼亚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去年底接受《星期天世界报》采访时就曾直言不讳指出:“尽管罗马尼亚在技术层面上做好了准备,但是我认为,布加勒斯特还没能完全理解,领导欧盟意味着什么。审慎的协商不仅需要具备倾听的意愿,还要有坚持己方诉求的意志。在这个问题上,我对(罗马尼亚)表示怀疑。”

此外,容克还对罗马尼亚的内政状况表示担忧。“罗马尼亚还不能作为一个整体站上欧洲舞台,”容克强调道,“身为欧盟轮值主席国,需要促进欧洲的团结,这首先要求其内部是团结的。”

过去两年间,国家自由党出身的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Klaus Johannis)和社会民主党(PSD)领导的政府之间的矛盾持续激化,制度腐败、政治分裂和改革不力等屡屡被曝光。

在欧盟委员会于2018年11月公布的有关法治国家以及反腐败斗争的报告中,罗马尼亚被点名批评。该国2017年以来的“司法改革”被认为是法制倒退,欧盟要求罗马尼亚方面停止类似的改革。同时,欧洲议会也通过决议警告罗马尼亚当局,罗马尼亚的“司法改革”结构性地损害了司法独立和反腐效力。12月下旬,德籍欧洲议会议员安吉利卡·尼伯勒(Angelika Niebler)更是主张对罗马尼亚执行欧盟条约第7款,即剥夺其投票权作为惩罚。

罗马尼亚总理登奇勒(左)与欧委会主席容克。图源:kreisbote

面对来自欧盟的指责,罗马尼亚总理登奇勒(Viorica Dăncilă)则在党内会议上争锋相对地回应:“我们遭受到了批评,这不是我们应得的。我们被惩罚,仅仅因为我们是东欧国家。”在接受德媒MDR采访时,登奇勒更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容克本人:“我们一直致力于贯彻来自欧盟的改革要求,但是欧盟的新要求越来越多,这不公平。容克只是想在他的任期内追求政绩(才对罗马尼亚要求颇多)。”

其实容克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3月底的英国脱欧、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以及持续发酵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浪潮……欧盟面临的挑战尤为艰巨。而罗马尼亚政府在过去数年内面对政治协商、司法改革等重大问题交出的答卷的确令人无法满意。

罗马尼亚的政局不可调和

1989年推翻齐奥塞斯库政权后,反腐败不仅是罗马尼亚人民最关心的政治话题,也是该国在2004年加入欧盟时承诺大幅度改革的领域。而罗马尼亚持续两年之久的政治危机也始于反腐败。

罗马尼亚社民党(PSD)在2016年大选中成为罗马尼亚第一大党,并于2017年1月起正式领导该国。2017年1月31日夜间,由社民党主导的罗马尼亚政府就绕过议会连夜出台了紧急法案,其中包括提高受贿定罪的门槛、减轻腐败官员的判刑等争议性内容。该法案被认为旨在开脱社民党党魁德拉格内亚(Liviu Dragnea)的贪腐罪行,后者曾因涉嫌操纵选举、侵吞欧盟援助资金而遭到司法调查。根据罗马尼亚法律,德拉格内亚因有官司在身而无法出任政府首脑,唯有通过进一步修改并放宽反腐败法才可能出任总理。

当天夜间,国家自由党出身的总统约翰尼斯就迅速以“政府当天没有公布议程”为由向媒体宣布该法案为非法,德拉格内亚也迅速回击称总统意图颠覆政府。

2017年2月5日,布加勒斯特的大学广场上爆发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图源:BGR

2017年2月5日的游行示威是东欧剧变以来罗最大的抗议活动。图源:NBC

约翰尼斯的表态迅速点燃了罗马尼亚民间的不满情绪,2017年2月5日,至少30万民众走上布加勒斯特街头,成为罗马尼亚自东欧剧变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事件。尽管政府迫于压力最终宣布暂缓该争议法案,但该法案仍于2017年底和2018年3月被议会投票通过(期间法案被罗马尼亚最高法院宣布部分违宪而不得不进行小幅修改)。

2018年7月初,社民党政府又联合宪法法院施压总统,以“过度的专制行为”为由解雇了该国反腐局的检察长科韦西(Laura Kövesi)。此事再次引发了抗议活动,最终于8月10日在布加勒斯特爆发10万人的游行示威,要求政府下台并提前进行大选。抗议最后升级为暴力冲突并导致超过400人受伤,此后的零星抗议持续至今。

2018年8月10日,布加勒斯特的大学广场上再次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图源:DPA

除了来自总统和民间的压力,社民党内部也同样矛盾重重。2017年初放宽反腐败法的总理格林代亚努(Sorin Grindeanu)在该年6月失去德拉格内亚的支持后下台,继任总理图多塞(Mihai Tudose)则在2018年1月同样因失去社民党内部的支持而主动请辞。现任总理登奇勒也被认为仅仅是党魁德拉格内亚的“提线木偶”,登奇勒能够最终上台领导政府的唯一理由在于,她是德拉格内亚和总统都能接受的人选。即使是党魁德拉格内亚,也感受到了来自党内的压力。尽管他挺过了2018年两次党内不信任投票,但是自18年9月起他就遭到了来自党内实权人物——布加勒斯特市长加布伊拉(Gabriela Firea)和副总理斯坦内斯库(Paul Stănescu)“应当对2018年8月10日的暴力冲突负责”的攻击。

即便步入2019年,罗国内的政治分裂预计依然难以弥合,尤其是总统和政府之间的长期矛盾仍将持续。罗马尼亚作为半总统制国家,总统的权力边界较大,可以提名总理人选以及干预司法机构关键职位任命。自2004年宪法改革以来,分期进行的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造成了当下总统所属政党和议会第一大党政见分歧较大的难解局面,加上来自欧盟方面越来越尖锐的批评,罗马尼亚政府所面临的挑战势必会更加巨大。

欧盟:面临挑战的2019

除了内政问题,罗马尼亚当局所主张的政治观点也和德法等大国大相径庭,这无疑可能将加剧欧盟内部的分裂,正如罗马尼亚国内一样。

在接受MDR采访时,总理登奇勒着重对欧盟的难民政策发表了观点:“尽管罗马尼亚不像波兰、匈牙利或捷克那样坚决拒绝欧盟的难民分配协议,但是我们也不支持该协议。分配的比例必须得到每个成员国的认可。罗马尼亚也许会继续接受难民,但是我们拒绝强迫其他成员国接受难民。”

另一个罗马尼亚和欧盟共同关心的议题则是申根成员国的身份。尽管已经加入欧盟11年,但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是仅有的两个仍未被批准加入申根区的东欧国家。

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申根国)的边境上仍设有边境检查站,人员和货物的完全自由流通仍无法保证。图源:Handelszeitung

2018年12月11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非立法性质的报告,敦促欧洲理事会尽快同意将两国纳入申根区。该主张同样得到了容克的支持,后者早在2017年5月访问罗马尼亚时就发表演讲称,相信罗马尼亚将在2019年年中轮值主席国任期结束前正式加入申根区。反对的声音则来自以荷兰为首的西欧国家,荷兰首相吕特此前就对罗马尼亚的腐败给边境检查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担忧。

总理登奇勒更是把罗马尼亚加入申根区视为轮值主席国任内的重要目标。“欧盟的内部团结对我来说尤为重要,”她表示,“而加入申根区将促进和强化这种凝聚力。”

事实上,欧盟所面临的挑战却不止罗马尼亚,质疑声还来自于欧盟第一大国德国。1月5日,德国第三大党德国选项党表示,除非欧盟能够在2019-2024年内采取根本性改革,否则该党将着手开始推动德国脱欧。

德国选项党表示,为了保障欧盟目前5.5万名工作人员和官员的日常工作,每年需耗费80亿欧元。其中4000名官员年收入超过29万欧元,甚至高于总理默克尔的年薪。

尽管该说法并没有得到任何统计机构或者欧盟的证实,且德国选项党一直以来都以“全球变暖是骗局”等类似口号吸引了众多民粹主义拥趸,但随着今年5月欧洲议会大选的临近,欧洲各国的许多政党都抛出了出格和夸张的言论,目的则在于吸引更多选票以期能够进入欧洲议会。

对遏制民粹主义和极端思想不甚感冒的罗马尼亚政府能否在轮值主席国任内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这个答案不仅影响着欧盟未来五年内的发展,也关乎着罗马尼亚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的国际形象——毕竟上次罗马尼亚给世界留下的印象还是齐奥塞斯库的“月经警察”。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