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我这么惨,杀几个小学生怎么了?” 这种人,必须死刑!

【组图】“我这么惨,杀几个小学生怎么了?” 这种人,必须死刑!

时间:来源:

原标题:“我这么惨,杀几个小学生怎么了?” 这种人,必须死刑!

原标题:“我这么惨,杀几个小学生怎么了?” 这种人,必须死刑!

文|海马

首席生活家(ID:sx_lifestyle001)

这个冬天,对于北京宣师一附小的孩子而言,格外凄冷了一些。

还没来得及等到期盼已久的寒假与新年,恶魔却已悄然来临。

昨日中午,学校的一名工人,抄着手锤,砸向了20多名正在课间休息的小学生。

3人重伤,颅骨凹陷性骨折。

现场目击者描述,该男子锤锤都直冲孩子们幼小的头颅,却每一锤里都透着狠绝。

行凶的人渣贾某,是学校聘用的维修人员,1月就到期的派遣合同,劳务公司决定再不与他续签了。

别人都欢天喜地的筹备着归乡团聚,他却在临近过年时失了业。

这才拿起那把他无比熟悉的工作手锤,砸向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学生,那些曾享受过他服务的人……

这样的情节,是不是熟悉的令人不寒而栗。

去年11月,辽宁葫芦岛市建昌县第二小学门口,一辆突然加速的黑色轿车,将一群正排队过马路的孩子,冲撞得七零八落。

6人死亡,19人重伤。

司机是故意的。

当警方问及原因与背景,肇事者韩某华振振有辞。

29岁的他性格内向,失业,最近妻子和他产生了矛盾。

不仅生活没有保障,连爱人也无法与他抱团取暖。

他自觉走入了人生低谷。

他也有孩子,但他的悲惨经历却给了他足够的狠心,去撞向别人家的孩子。

2010年,在福建南平市延平区实验小学门口,1968年出生的郑民生挥刀砍伤了校门口的小学生。

仅仅55秒,造成了8人死亡5人受伤。

他的故事,同样“惨绝人寰”。

曾是外科医生的他,被医院辞退。

没有钱,没有房,没有妻子孩子,生活处处不顺。

同事平步青云,自己无人赏识,家庭窘迫又完全帮不上忙……他恨这个社会!

他精心挑选了犯罪地点,因为作为市重点的实验小学,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贵......

“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

杀人现场,他边砍边吼。

他始终相信,自己的遭遇让这一切发生的理所当然。

不难发现,近几年来,几乎每一个向弱者痛下杀手的人渣,背后也都有着白毛女一般的故事。

“空姐遇害案”的刘振华控诉家里穷,父亲没本事,母亲患有精神病,本人也有抑郁症......

“乐清女孩遇害案”的钟某怪自己没文化,家里很穷,做生意又失败,还欠下20万债......

“米脂砍人事件”的赵泽伟强调是因为曾在米脂三中读书时遭到了同学的欺负,阴影难消……

……

当他们向人们伸出恶魔之手时,心里无不盘旋着这样一个念头:

别人是无辜的,但我的痛苦又有谁关注呢?

而当他们的故事公诸于世时,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所谓的“痛苦”竟然真的成功打动了不少人。

福建杀人案发生后,网上有几句评论我至今记忆犹新:

“可怜啊,都怪医院这种藏污纳垢、官官相卫的地方,逼急了一个老实人......”

“真是勇士啊,那些有钱人,就是社会的蛀虫!”

同情,甚至赞扬。

昨天北京小学生受锤之后,竟也有人为这个残忍的人渣说话:

“如果能给他续约,他就不会这样了。”

“他也是个可怜人啊。”

“这是因为失业的问题。”

站在道德高地上,化身为圣母,自以为仗义帮腔维护,盲目求情,声讨着这个社会。

仿佛对这些人渣们犯罪前反复煎熬的内心感同身受,并包容万分。

很想问问他们,这些人渣的故事真的值得听吗?

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受到伤害的是你的孩子,还会觉得动人,还会包容谅解吗?

我永远忘不了去年6月28日看到的那段视频。

在上海世外小学门口,一男子因心理不平衡,举起菜刀,砍向人群。

3名小学生和1名家长被砍伤,其中2个孩子抢救无效死亡。

视频中,一名孩子倒在血泊中,母亲在旁不停喊着: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另一个孩子旁边,母亲浑身颤抖,大哭着向电话喊:你怎么还不过来,你到底在哪里啊!

还有一位母亲头部被砍伤,鲜血直流,血渍覆盖了她的脸颊和衣服,已快辨不出衣服原本的颜色。

她紧紧地搂住孩子,情绪失控,哭到嗓子发哑。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哭怎么喊,孩子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们会成为家长们一生的痛。

对于活下来的孩子而言,这也同样会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心理不平衡……”

所以,别再问“他到底遭受了多大的委屈,才疯狂报复社会?”

我只想说:关我屁事!关那些无辜枉死受伤的群众屁事!

我永远不想再探寻人渣背后的故事了。

那些所谓的理由,只让我觉得荒唐可笑!那些为之所动的观众,恕我绝无可能认同!

就因为这些罪人遭受过不幸,就觉得他们杀人也情有可原?

为杀人犯找开脱理由,和变相地鼓励大家遇到不公就要犯罪泄愤没有任何分别!

在电视剧《法证先锋》里,欧阳震华饰演的化验师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故事只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罪犯的行为,但不能以此来谅解他们的罪行。

那些潜在的杀人犯,在看到这些“犯罪还会能被原谅”的事件,都会误认为:

“我比他还惨,那我去犯罪也应该不会有人怪我吧?”

一条又一条人命,一个又一个可怕而又类似的案件就已经告诉我们:

对于恶人你绝不能同情,更不能去为他们的犯罪找合理性!

因为贫穷,弱势,变故从来不是犯罪的理由,也不是道德沦丧的通行证,更不是拿来脱罪的筹码。

成年人的字典里哪有容易二字,谁不都在生活的泥淖里负重前行。

当你看到蓬头垢面的流浪汉自己冷的缩成一团,却把毯子和饭都留给了流浪狗时,

当你听闻被诊断为渐冻症的北大女博士娄滔,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还想着捐赠器官时,

还会认为善恶与你背后的故事有着必然的联系么?

生活又何曾对他们温柔,他们却仍选择报之以歌。

柴静在《看见》一书里写到:

“我们要维护一条道德的底线,那条底线,是对生命的尊重,一个社会是有规则的,不是随性而为,不是暴力、滥交、背叛、屠戮!”

是的,我们的底线是对生命的尊重,任何规则,也是给守住底线的人。

我们的仁慈、善良、宽容,绝对不是该给这些极恶之人,他们对生命的漠视,对生命的践踏,已经深深超出了人类该有的范畴。

我不再想知道这些人渣是不是老实人,他们生活究竟有多么的悲惨。

我只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点“好看鼓励一下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