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尼采 |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

【组图】尼采 |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

时间:来源:

原标题:尼采 |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

原标题:尼采 |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

图/美国摄影师、艺术家Robert

与Shana ParkeHarrison

这对夫妻一直通过影像研究人与生存空间的关系。

通常由Robert出镜,扮演作品里的“男人”,

在不同的情景里演绎隐射现实的梦境。

虽然整体画面阴暗、颓丧,

但他们的作品极具冲击力与戏剧效果。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 

在世人中间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

我不走你们的路,你们这些身体的蔑视者!对我来说,你们不是通往超人的桥梁!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所以你应该爱你的美德,——因为你将因这些美德而死去。

不相信自己的人总是在说谎。

——尼采

图/美国摄影师、艺术家Robert与Shana ParkeHarrison

—论身体的蔑视者

我有话要对身体的蔑视者说。我希望他们不用改变学习和教学,而只要向他们自己的身体告别——从而三缄其口。

“我是身体和灵魂”——小孩子如是说。而为什么人们不像小孩子一样说话呢?

可是,清醒者、智者说:我完全是身体,此外什么也不是;灵魂只是身体上某一部分的名称。

身体是一个大理性,是一种意义的多样性,是战争与和平,羊群与牧羊人。

你的小小理性也是你身体的工具,我的兄弟,你称之为“精神”,你的大理性的一件小小工具与玩具。

你说“我”,并为这个词感到骄傲。可是,你不愿相信,还有更伟大的东西是,——你的身体和你的大理性:它不言“我”,而行“我”。

感官之感觉,精神之认识,本身绝无尽头。可是,感官和精神想要说服你,它们是万物的终端:它们如此虚荣。

感官和精神是工具和玩具:在它们背后还有“自己”。“自己”也用感官的眼光来搜寻,用精神的耳朵来倾听。

“自己”始终倾听和搜寻:它比较、战胜、征服、摧毁。它统治,甚至是“我”的统治者。

在你的思想和感情背后,我的兄弟,站立着一位强大的统治者,一位无名的智者——名叫“自己”。他居住在你的体内,他就是你的身体。

在你的体内,比你的最佳智慧中,有更多的理性。究竟谁知道为什么你的身体恰恰需要你的最佳智慧呢?

你的“自己”嘲笑你的“我”及其高傲的跳跃。“这些思想的跳跃和飞行对我来说算是什么呢?”它自言自语,“是舍近求远达我目的的方法。我是牵引‘我’的绳索,是其观念的教唆者。”

“自己”对“我”说:“在这里感受痛苦吧!”于是它就痛苦,并思考着它如何不再痛苦——而且它就是该想想这个问题。

“自己”对“我”说:“在这里感受快乐吧!”于是它就高兴,并思考着它如何经常高兴——而且它就是该想想这个问题。

对于身体的蔑视者,我有一句话要说。是他们的敬重造成了他们的轻蔑。创造了敬重、轻蔑、价值、意志的是什么呢?

从事创造的“自己”为自己创造了敬重与轻蔑,它为自己创造了快乐与痛苦。从事创造的身体为自己创造了精神,作为其意志之手。

即使是你们的愚蠢和轻蔑,你们这些身体的蔑视者,也是为你们的“自己”服务的。我告诉你们:你们的“自己”本身要求死亡,抛下生命而去。

它不再能够做它最愿意做的事情:——超越自己而创造。那是它最想要的,那是它的全部热情。

但是,现在它做这事已经太晚:——于是你们这些身体的蔑视者啊,你们的“自己”要求毁灭。

你们的“自己”要求毁灭,所以你们变成了身体的蔑视者!因为你们不再能够超越自己而创造。

所以你们现在迁怒于生命与大地。在你们轻蔑的白眼中,有一种无意识的嫉妒。

我不走你们的路,你们这些身体的蔑视者!对我来说,你们不是通往超人的桥梁!——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图/美国摄影师、艺术家Robert与Shana ParkeHarrison

—论欢乐与激情

我的兄弟,如果你有一种美德,而且这就是你自己的美德,那你就不要和任何人共同拥有它。

当然,你要叫它的名字,和它亲热一番;你要扯扯它的耳朵,和它闹着玩一玩。

那么你瞧!现在你和大众共同拥有它的名字,和你的美德一起变成了芸芸众生!

你最好说:“使我灵魂既痛苦又甜蜜,并且还使我内脏饥饿的东西,是无法表述的、无名的。”

让你的美德清高得使以任何名称来亲近它都成为不可能吧:如果你不得不谈起它,那你就不要羞于为它张口结舌。

所以你就这样结结巴巴地说:“这是我所爱的我自己的善,所以,它使我全心全意地喜欢,我只想要这样的善。

我不要它作为某位神的法则,我不要它作为一种人的章程和人的生计所需:对我来说,它不应该是指向大地之上、指向天堂的路标。

它是一种我所爱的世俗美德:其中没有什么智慧,最缺的便是所有人的理性。

可是这只鸟在我这里筑起了鸟巢:我因此而爱它,拥抱它,——现在它就伏在我这里的金蛋上。”

所以你应该张口结舌来赞美你的美德。

你曾经有过激情,并称之为恶。可是现在你只有你的美德:这些美德出自你的激情。

你在这些激情中灌注你的最高目标:于是它们变成了你的美德与欢乐。

虽然你属于性情暴躁的一族,或者属于淫乐者或狂热信徒或一心复仇的人:但是最终你的全部激情变成了美德,你的全部魔鬼变成了天使。

你在你的地窖里曾经有过狂犬:但是它们最终变成了鸟类和迷人的歌唱家。

你用毒药为自己制成了香脂;你的痛苦便是你挤奶的奶牛,——现在你饮下了从它乳房挤出的甜奶。

除非从你美德间的争斗中滋生的恶,今后不再有恶从你那里滋生出来。

我的兄弟,如果你很幸运,那你就只有一个美德,仅此而已:这样你更容易从桥上过去。

有很多美德固然让你脸上增光,却是命途多舛;有些人走到沙漠里,结果了自己,就因为厌倦了成为美德之间的争斗和美德的战场。

我的兄弟,莫非战争和争斗是恶?可是这种恶是必然的,在你的美德中,妒忌、猜疑、诽谤都是必然的。

瞧,你的每一个美德都是如何有着最高的贪欲:它要你的全部精神都成为它的先行者,它要求拥有你愤怒与爱憎中的全部力量。

每一个美德都妒忌另一个美德,妒忌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甚至美德也能死于妒忌。

为妒忌之火围绕的人,最终会像蝎子一样,将毒刺蜇向自己。

啊,我的兄弟,你还从没见过一个美德自我诽谤,自我刺蜇的吗?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所以你应该爱你的美德,——因为你将因这些美德而死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注】:

本文选自《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译者杨恒达

尼采

1844年10月15日,尼采出生于普鲁士萨克森州勒肯镇附近洛肯村的一个乡村牧师家庭。祖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写过神学著作,外祖父是一名牧师。

儿时的尼采是个沉默的孩子,两岁半才学会说第一句话。但就是这样一个沉默、说话慢的孩子,长大了却成为学霸,24岁便成为瑞士巴塞尔大学的的教授,而且教授的还是古典语文学,专攻古希腊语,拉丁文文献。

1889年,长期不被人理解的尼采在都灵大街上抱住一匹正在受马夫虐待的马的脖子,最终失去了理智。尼采进入了他的生命的最后十年。他先是住在耶拿大学精神病院。1890年5月,母亲把他接到南堡的家中照料。

1897年4月,因母亲去世,尼采迁居到位于魏玛的妹妹伊丽莎白·福尔斯特·尼采的家中居住。在尼采的一生中,他的家庭始终是他的温暖的避风港,作为这个家庭中唯一的男性,家中的五位女性成员始终围着他转,无微不至地关怀他,精心呵护他,尽量满足他的一切愿望。但尼采为了心中的崇高理想,毅然舍弃了这一切,像个苦行僧一样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世界中飘泊游荡,忍饥挨饿,沉思冥想。

1900年8月25日,这位生不逢时的思想大师在魏玛与世长辞,享年55岁。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作者:尼采

译者:杨恒达

出版:译林出版社

赣ICP备15012514号-1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微信:935196
今日上新 领券优惠直播 咚咚限时抢 超级人气榜 9块9包邮 时尚杂志 热门搜索 APP下载 优惠券 车位锁 VIP解析